欢迎访问彭博新闻社,阅读全球最新的金融资讯

彭博社 > 互联网 > 谨防以合作办学为“幌” 诱进深“坑”导致经济受损

谨防以合作办学为“幌” 诱进深“坑”导致经济受损

彭博社本篇文章5619字,读完约14分钟

谨防以合作办学为“幌”,诱进深“坑”导致经济受损

——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和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及流产始末

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创立于2009年,新三板上市公司,代码833355。2019年初,该公司副总经理杨艳芳等人多次来到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向幼儿园各位股东宣传该公司是中共中央国务院重点扶持的振兴中华传统文化的企业,吹嘘该公司有成熟的研发团队,并已形成一套比较完整且具有操作性的“儿童性格涵养教育法”及其教材体系,其中包括幼儿教师专用教案系统、桌面简易辅助系统、中华智慧感觉统合训练系统等多种产品,具有较强的理论性、趣味性和时代性,对幼儿学前教学起到指导作用,处于领先水平——并邀请我们去他们公司考察,向我们展示了所谓的研究成果。

图为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简介(来源:百度)

在该公司表面工作的诱导下,佀五虎、郝宝生代表幼儿园其他几位股东与其在2019年2月19日签订了合作协议,合同约定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在合同签订一周内付30万合作保证金。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收到合作保证金后两日内发货,可是当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按约定支付30万合作保证金后,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却迟迟不予发货,后在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再三催促下,迟发来的物品不仅数量不够而且与签订合同前出示的样品不符,甚至于“偷梁换柱”,以小充大,质量存在问题。

图为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先德(左一)

令人遗憾的是,作为 “新三板”上市公司,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代码833355)发给太原市杏花区岭养成幼儿园的其所谓的传承教育用品却是书包.学具和玩具——根本体现不出儿童性格涵养教育法。而这些在合同中以批发价名义提供货品的价格竟然比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在网络上的零售价格还要高出好多。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以要在山西范围内作其所谓的推广中华智慧感觉统合训练系统为由,让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腾出350平米的一层临街门面和1000平米的场地作示范园。可是,该公司一直不按约定安装该公司所谓的中华智慧感觉统合训练系统及相关设施,在多次催促下,他们欺骗说很快就会安装,然而却至今未付诸行动,更谈不上推广之说了。即使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的场地闲置一年多时间,造成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直接经济损失2076875元。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对此背信弃义丧失诚的错误行为不仅没有丝毫悔改之意,却居然在网上玩“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诽谤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侵犯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的名誉权。

(图为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艳芳(左一)、董事会秘书袁林(右三)一行,多次赴山西太原解决合同纠纷未果的合影)

针对上述事实,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关于“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的规定”已依法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赔偿。

乙方支持项目明细:1、临街一楼大厅(350平方米x4.5元/月365天=57.4875万元。2、1000平方米的体验培训场所(1000平方米x2.8元/平方米365天=102.2万元;3、1350平方米的营业场所所需要的水电暖气费18万元;文件签发费用60万元,以上共计295.285万元。

按照《儿童性格涵养教学法》专用教案及教学体系教研合作框架协议,办公楼一层大厅350平方米门面房应由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全套中华智慧感觉统合区角活动游乐产品及设施,并作为“乐学乐园”产品展示厅,但因双方争议,闲置一年之久。

按照《儿童性格涵养教学法》专用教案及教学体系教研合作框架协议,位于办公楼五层、占地1000平方米的山西省太原市“儿童性格涵养教学法”研发中心应由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配备有关设施人员并启用,因双方争议,闲置一年之久。

据了解,乙方旗下有3个幼儿园,在太原有一定的影响力,其中杏花岭区2个,小店区1个,甲乙双方合作培训场地定在小店区的养成幼儿园,据该园负责人介绍,该园去年共有幼儿120余人,收费为每个孩子每年18000元。在养成幼儿园的5层,共有14个房间,合计1000多平方米,装潢讲究。其中一层还有350多平方米,从去年2月至今一直空置着,原因是深圳崇德没有履行合同,致使房屋闲置,损失在170余万元。

同时,针对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在网上侵犯太原市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名誉权的行为,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九条的规定,诉诸法院,责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一切损失。更加恶劣的是,对方违约造成我方损失,自知理穷情况下,将矛头指向我单位上级主管部门太原市关工委实业发展中心,歪曲事实,编造谎言,肆意进行污蔑和攻击。企图把水搅浑,逃避责任。

上图为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的产品样本

下图为山西太原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收到的实物产品

样品与产品严重不符。

(图为深圳崇德公司发往太原养成幼儿园的产品,价值总计4510930元,因为质量、数量问题被堆积在了四个仓库)

在该园的一层摆放着“中华区角感统玩具设施1套,是甲方提供的,合同价格为20万元,但该设施一般,据相关负责人说,市场价顶多五六万元,也缺少商标,看上去像三无产品,也没有说明书。一层的另一侧放着曲水流觞一套,形状为”U”型,也有甲方提供,合同价格为10万元;而在5层还放着个曲水流觞一套,形状为“一”字型,乙方讲,合作时就谈好的,甲方提供的资料也为U”型,但甲方最初给邮寄的是“一”字型的,很单薄。因为不符合合同中的规定,在乙方的强烈要求下才换成现在一层摆放的“U”字型。为了保留证据,乙方才没让甲方拉走“一”字型流觞。其实际价格也不超过5万元,太原养成幼儿园称,其支付深圳崇德30万的保证金后,深圳崇德迟迟不予发货,后在幼儿园的催促下,迟发来的货物不仅数量不够,而且与签订合同前出示的样品不符,甚至是“偷梁换柱”,以小充大,质量也存在问题,该公司给幼儿园的传承用品是书包、学具和玩具,园方认为体现不出儿童涵养养育法,属于故弄玄虚。而这些合同中以批发名义提供的货品价格,竟然比该公司在网络上的零售价格还高出很多。

太原养成出示了下属凭证——

2019年6月19日,《遵照协议,深圳崇德在协议签署日:2019年2月19日起,收到太原养成幼儿园保证金2日内发货,具体的货品到达我院的时间如下:》表中,对迟到的开笔大礼包、书包、孔子宝盒、球乐堡、曲水流觞等8类商品,深圳崇德副总杨艳芳进行可签字确认。8类货品迟到天数在91天、90天、63天、30天、27天、13天、10天、8天。在2019年6月25日的《遵照合作协议,深圳崇德运送货品名及数量明细表》上,教师准用教案、皮休巴士、鲁班球、莫迪、弓箭、魔术尺等11类商品都有不同程度的缺失,其中,光魔术尺子就缺少200把,鲁班球缺少60个,魔笛40个。深圳崇德公司副总经理杨艳芳对此签字确认,迄今为止,尚未解决。

针对上述诸多问题,乙方太原养成幼儿园认为甲方不讲诚信。因此,于2019年12月27日,乙方把甲方深圳崇德起诉到了太原市杏花岭区法院,认为甲方诚信丧失、没有实力,还存在价格欺诈等,要求判令停止合同履行。对此,深圳崇德为变被动为主动,于2020年1月20日,其在《山西日报》上刊登了《解除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示范园区资格的声明》,也就是停止同该幼儿园合作。该声明中说:“为了我司(深圳崇德)教研建立示范园,我方多次提出安全整改意见,但对方(乙方)未采纳......我司决定取消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的示范资格。终止关于示范园的权益条款。”

2019年12月27日,养成幼儿园将深圳崇德动漫起诉到太原市杏花岭区法院。该院出具的案件受理通知书显示:“我院受理你方与深圳崇德动漫股份公司一案。”该民事诉状中,原告养成幼儿园请求为:“1、依法解除原被告2019年2月19日签订的协议;2、判决被告返还保证金人民币30万元;3、判决被告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原告损失177.6875万元;4、本案的诉讼费、保全费及一切相关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的事实和理由为:2019年2月19日。甲乙双方签订框架协议后,2019年2月24日,原告太原养成幼儿园向深圳崇德动漫公司转账30万元(有兴业银行的转账凭证)合作保证金并及时按照合同的而约定合作所需场地:临街一楼大厅及五楼(层)1000平方米的体验培训场所,实施了合作前期的所有工作,但被告不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未按时按量寄送物品与双方协定的物品严重不符,由于被告的违约行为导致双方合作项目无法进展,原告多次催促被告无效,为维护合法权益,原告将被告诉至法院。”

杏花岭区法院2020年1月2日立案。2月24日,太原中原驳回了太原市养成幼儿园的诉讼请求,原因是,起诉主体有误,原告把深圳崇德动漫公司中的“德”右半部分的“心”字上面少了“一”横。乙方只好纠正错字,重新上诉。后深圳崇德提出了管辖权异议。

2月17日,深圳崇德在深圳福田区法院提起诉讼。在事实和理由中称,被告(太原市养成幼儿园)协议签订后,被告支付了30万元的合作保证金,原告与3月9日向被告交付第一批货物,于2019年5月29日陆续送达赠送产品,被告收货后,拒绝支付货款128.7130万元及赠送产品41.628万元。请求当地法院判令被告支付上述费用及5.1485万元的利息和诉讼费用。

3月5日,广东省深圳是福田区法院民事裁定书【(2020)粤0304民初14838号】显示: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第三十六条的规定,裁定如下:本案移送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法院受理。”

3月31日,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0)晋0107民初1033号】,将该案件移送到太原市小店区法院处理。

4月5日,深圳崇德动漫上诉到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事实和理由中称,因被上诉人(太原市养成幼儿园)收货后,拒绝支付货款,上诉人多次催告协商无效,已于2020年2月17日在深圳福田区人们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该院:“1、依法撤销(2020)晋0107民初1033号民事裁定书;2、指定将该按移送至深圳是福田区人民法院审理。”

后深圳崇德动漫请求被太原中院驳回,该案太原市由杏花岭区法院受理。

合作失败后,深圳崇德开始反目,便找到网络媒体对乙方进行“要挟”。主要以甲乙双方框架协议(合同)中的“60万文件签发费”说事。对此,太原关工委回应:幼儿园挂靠在太原市关工委下面的事业发展中心,也是不收费的。甲乙双方现在相互指责,幼儿园从深圳崇德进了100多万元的货,前期支付了30万元,但随后发现产品质量有问题,所以没有支付尾款;深圳公司则到处告幼儿园的安全有问题和这个“文件签发费”的问题,合同中的”文件签发费”存在表述不准,也欠妥,太原关工委委也没有签发过任何文件,只是幼儿园方面的单一想法,因没有签发任何文件,所以这60万元所谓文件费用也子虚乌有。据太原关工委负责人透漏,养成幼儿园是有合法的消防手续的,否则,早关门了。如果我们发现问题,就要及时的改进并完善。

合作失败后,深圳崇德杨艳芳却向网络反映,她们到了这个位于太原市杏花岭区的幼儿园考察合作时,发现根本不符合安全条件,开在三四楼楼层过高不说,安全门不方便撤离,没有得到消防许可。

“六一”儿童节前后,网络上便出现了《消防证靠走后门获得,太原市关工委幼儿园拿儿童的安全当儿戏?》、《太原关工委签出60万天价“文件签发费”,还是打着孩子好的旗号》等网络文章。而这些文章的出现,起源于深圳崇德动漫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深圳崇德”)和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以下简称:“养成幼儿园”)的一场商业合作。因为商业合作的流产,深圳崇德才忽然“良心”发现,开始动用网络力量,“关注”养成幼儿园的“消防安全,孩子安全”,并攻击该园。其公司和太原养成幼儿园合作项目流产后,深圳崇德动漫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艳芳让原南方报系某人撰文,在网络平台上发文。《雪球》(南方报系人创立)上的网络文章也在抨击太原养成幼儿园。事实上,合作前深圳崇德以各种手段拼命“公关”太原养成幼儿园,合作失败后,该公司利用自己的媒体资源开始了口诛笔伐太原养成幼儿园,并且连续发文好几篇,有失商业道德准则。

太原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法人代表郝宝生说,我奉劝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不要再追问和纠缠,因为你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真相究竟如何?我是具体当事人,某些所谓的前“记者”“自媒体大咖”你釆访过我吗?凭臆测相当然炮制的文章可信度、真实性在哪里?一切以法院的审判为准吧,所以最好就是不要浪费口水。

如果养成幼儿园有问题,早就调查处理了,要等到现在吗?安全及消防问题,是在养成幼儿园把深圳崇德上诉至法院后提出的。对于幼儿园的“安全隐患”问题,那深圳崇德在双方合作时为何不提出?而是太原养成把该公司起诉到法院,要解除合同时才提出呢?看来该公司也是见利忘义,合作挣钱时实行的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人家不和你合作时,就开始揭短,撕咬。其目显而易见,深圳崇德在开庭前在网络上攻击对方,想给太原法院方面施加压力。

如果她没有问题,难道就因为大家口水多,就要莫须有的扣上一顶帽子?

事实证明,人家可能真的没什么错,如果有错,那么也是你们想当然的错。

在这里,山西太原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提醒大家,不要再被深圳崇德动漫股份有限公司华丽的外衣所蒙蔽,谨防上当受骗。

据了解,6月中旬,太原杏花岭区养成幼儿园状告深圳崇德动漫有限公司一案,将在太原市杏花岭区开庭审理。

特派记者 圣也 再冉 山西太原专电

相关阅读:

彭博社本文标题:谨防以合作办学为“幌” 诱进深“坑”导致经济受损    
  地址:http://www.puerle.cn/hlw/20200605/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