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彭博新闻社,阅读全球最新的金融资讯

彭博社 > 商业 > WeWork起诉软银放弃3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

WeWork起诉软银放弃3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

彭博社本篇文章833字,读完约2分钟

WeWork起诉软银放弃3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 并指责这家日本公司提出理由退出该计划,原因是财务压力加大且Covid-19大流行病恶化。收购要约是去年年底商定的一揽子救助计划的一部分,当时,WeWork糟糕的IPO使它摇摇欲坠,直至破产边缘,直到软银介入救助,当时价值约100亿美元。

在大法官周二美国特拉华州法院提起诉讼,WeWork的董事会特别委员会表示,软银 (SFTBF)和CEO孙正义现在患“买家的悔恨。”在周三的一份声明中,软银称该诉讼是“拼命和误导的企图”,以改写去年的协议,再次强调购股要符合某些条件。上周,软银列出了WeWork无法满足完成要约条件的几种方式,包括对办公室共享公司的悬而未决的刑事和民事调查,与Covid-19相关的全球限制都在影响WeWork的运营以及失败。在中国重组一家合资企业。

WeWork的特别董事会正在作出反推,称其在诉讼中表示软银正面临“日益严峻的”财务状况,并采取了“绝望的”行动以回购股票,包括对中国合资企业的重组进行鱼雷攻击。孙正义(Son)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亏损不断增加,拖累了软银的利润。今年早些时候,激进投资者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表示,该公司拥有该公司的大量股份,并正在推动变革以提高业绩。冠状病毒的爆发还扭转了Vision基金在Uber (UBER)等上市公司中取得的可观收益。

但据WeWork董事会特别委员会称,软银正面临着来自激进投资者的财务压力和压力,并不意味着它可以放弃股票回购。特别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说:“软银未能完成要约收购,显然违反了其合同义务……也违反了软银对WeWork股东的信托义务。”软银面临的最大失败者是亚当·纽曼。十月份的协议包括要约购买价值9.75亿美元的WeWork创始人股票。软银上周表示,诺伊曼,他的家人和Benchmark Capital将从股票回购中受益最大-据软银称,他们的股权合计占“此次发行所发行股票的一半以上”。

相关阅读:

彭博社本文标题:WeWork起诉软银放弃3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    
  地址:http://www.puerle.cn/sy/20200411/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