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彭博新闻社,阅读全球最新的金融资讯

彭博社 > 新闻 > 拾人牙慧不可取 揭露刘仲敬的“阿姨学”

拾人牙慧不可取 揭露刘仲敬的“阿姨学”

彭博社本篇文章2352字,读完约6分钟


       维基百科显示,刘仲敬为历史学家、政治评论家、作家、前法医,以历史著作《民国记事本末》成名一时,虽为男性,但在网络上被营销为“刘阿姨”,其学说被网友戏称为“阿姨学”或“姨学”。
       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研读刘仲敬的作品,会发现刘仲敬完全不够资格称为学者。观其诸多言论与论点都是靠其自我臆测所得,完全没有任何的理论根据,包括其翻译的书籍,通篇下来除了自我主观臆断,就是与其它相关书籍高度重合的抄袭。通过以下的一些分析,大家可以一起来了解一下刘仲敬这个所谓的“历史学家”在学术上是多么的不专业。
       刘仲敬在2013年发售了所谓的“奇书”《民国纪事本末》,此书与郭廷以所著的《中华民国史事日志》有相当多的重合之处,并且还是一篇说得不明不白的文言文,书中找不出一丁点“纪事本末”的文字叙述。《民国纪事本末》中1916年1月21日的条文如下:“日外务省警告陆使宗舆:日本不承认帝制。若北廷拒谏,日方将承认护国军为交战团体,宣告北廷有碍东亚和平,派军进驻中国内地各要区。”而《中华民国史事日志》这样记载:“日外相石井告陆宗舆,谓日本阁议不承认中国帝制,应予延缓实行,如不见听,即自由行动,派兵驻中国要地,承认云南为交战国,宣告中国政府妨害东亚和平。”
       除了《民国纪事本末》这本“成名作”,刘仲敬还在2015年出版了《安·兰德传》,书中有70%左右的内容完全抄袭美国作家安妮·海勒(Anne Heller)的《安·兰德和她创造的世界》,而剩下大部分的内容则来自于刘仲敬本人的评论与臆测。
       比如,刘仲敬在《安·兰德传》第5-6页中的写到:“兰德甚至说,她厌恶俄罗斯的一切。……这当然并非事实。她从来没有完全摆脱俄罗斯的精神气质,正如她从来没有丧失对俄国古典音乐的热爱。”
       对比安妮·海勒的《安·兰德和她创造的世界》书中文字:Later,she would say that she loathed everything Russian,and while this was not entirely true--she retained her appetite for Russian classical music and Russian sweets until the end of her life……(后来,她说她厌恶俄罗斯的一切,这并不完全真实一一她终生保留了对俄国古典音乐和俄国糖果的爱好……)
       这两处文字高度重合,“她从来没有完全摆脱俄罗斯的精神气质”这句话暴露了刘仲敬毫不专业的硬伤,并用自己主观臆断来误导读者的观点。
       再比如,《安·兰德传》第181页:“弗兰克·奥康纳早已察觉到,妻子对待布兰登的态度近乎打情骂俏,但他生性温和被动,又觉得布兰登只是个孩子,因此什么也没有做。”
       对比《安·兰德和她创造的世界》: It had to be obvious to 0’Connor that his wife and Branden were flirting, and had been for months……Barbara,too,claimed that none of them was conscious of what was rising to the surface.“If Ayn had designs on Nathaniel,”she said,“it wasn’t Nathaniel at age nineteen. He was [only] a kid.”(对于奥康纳,很明显他妻子和布兰登在调情,而且有几个月了……芭芭拉也称他们中间没人意识到暗流涌动。“如果安·兰德存心算计内森”,她说,“不会针对19岁的内森。他只是个孩子。”)
       在《安·兰德和她创造的世界》中,“他只是个孩子”是布兰登的妻子芭芭拉的话,但刘仲敬则称这是奥康纳的想法。
       再看:《安·兰德传》第231页:“佩科夫的新著《不祥的相似处:美国自由的终结》发挥兰德《法西斯新边疆》的观念,从美国战后的自由主义思想背后发掘出社会主义的根源,从社会主义背后发掘出国家主义的根源,从国家主义的胜利预见到法西斯胜利的前景。”
       对比《安·兰德和她创造的世界》:Called The Ominous Parallels: The End of Freedom in America,its purpose was to amplify Rand’s controversial argument in“The Fascist New Frontier” that America was marching toward Fascism,by comparing postwar American ideology with German philosophical ideas he argued had given rise to the Third Reich.(此书名为《不祥的相似处:美国自由的终结》。通过比较战后美国的意识形态与德国的哲学理念——他认为这种理念导致了纳粹上台,此书旨在发挥兰德在《法西斯新边疆》中的争议性观点,即认为美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这两段文字有明显差异。《安·兰德和她创造的世界》称美国战后的意识形态类似德国在战前的哲学理念,刘仲敬则提出了自由主义到法西斯主义的逻辑线索。
       以上虽没有完全列举,但己经暴露了刘仲敬是一个只会盗窃以及缩编别人图书的抄袭者。他没有自己的作品,一切都是靠着盗窃别人的作品再加上自我主观臆想来瞎编乱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版权窃贼。
       其实,从刘仲敬的教育历程分析,便可以明白其为何学术如此不专业。毕竟一个在本科阶段学习了4年法医学,从事法医职业10年,而后再回学校通过3年混得历史学硕士,继而在2年后攻读历史学博士期间因两门功课不及格被学校开除的人,还被称为“学者”和“历史学家”,这是多么可笑。(文:晓愁)

 

相关阅读:

彭博社本文标题:拾人牙慧不可取 揭露刘仲敬的“阿姨学”    
  地址:http://www.puerle.cn/nens/20210712/3323.html